描述
描述
描述

九一八 | 细菌战中使用的生物武器到底是什么?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1-15 分类:
九一八 | 细菌战中使用的生物武器到底是什么?...
 

1931年9月18日夜,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然后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这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开始的标志:“九一八事变”。

 

历史需要铭记,国耻不容忘记。

 

9月18日被不少中国人认为是“国耻日”,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开始肆意横行,丧心病狂的烧杀抢虐,中华大地从此山河破碎,我亿万同胞在水深火热中苦苦煎熬。

 

日本人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不止是正面战场的屠杀,还有很多看不见的、比战场厮杀更为严重的灾难,它留给中国人是永远的恐惧和阴影。那就是在战争中使用活人做细菌实验,发动细菌战。

 

 

从1933年到1945年日本投降,日军细菌战部队这种惨绝人寰的实验持续进行了12年。由于用活人进行实验,使日军细菌战能力发展很快。从1937年开始,日军先后在我国20个省内,采用空投撒布带有鼠疫菌的跳蚤和老鼠,或派间谍投放霍乱、炭疽、鼻疽、伤寒等传染病致病菌的卑劣手段,在进攻、退却、扫荡、清乡、封锁海港等作战中,使用细菌武器,疯狂杀戮我前线、后方和边区军民。

 

1938年8月,日军在华北各铁路、公路沿线村镇水井投放霍乱、伤寒菌,一个月死亡4万余人;1943年9月,日军在山东西部对游击区军民发动霍乱大战,两个月时间,我国抗日军民5万多人死亡。1945年日本关东军仓皇逃窜前夕,竟然丧心病狂地将大批量的可以使人畜共患、交叉感染的炭疽菌、鼻疽菌、痈疽菌等撒播在水井里,并放出大批带菌鼠,致使长春、哈尔滨等地成为大鼠疫区,成千上万人死于非命,很多村庄天天有哭声,处处有新冢。

 

 

生物武器有极强的致病性和传染性,能造成大批人、畜受感染,并且多数可以互相传染。因为生物武器属于“有生命的活物”,受染面积广,大量使用时可达几百或几千平方公里。危害作用持久。

 

国家,国家,没有国就没有家,历史是需要铭记的,落后就要挨打,只有勿忘国耻,砥砺前行,才能真正崛起。

 

 

为了不忘历史,对细菌战有个简单的了解,让检验君带你了解一下那些被选中做细菌战的细菌有什么特点:

 

 

1.肯定得是致病菌,且感染力强、传染迅速、杀伤大。所致疾病一般都是烈性传染病,因此,我国两个甲类传染病的致病菌鼠疫耶尔森菌和霍乱弧菌肯定榜上有名。

 

2.有一个稳定的载体。用于细菌战的细菌,为保持其活性一般将其封存在特制的悬浊液之中,以在空气中能稳定漂浮的气凝胶形式释放;或使用老鼠,跳蚤等动物或其尸体作为载体释放进入环境。

 

具体有以下几种细菌:

 

1.霍乱弧菌
 

 

霍乱弧菌为革兰氏阴性菌,菌体短小,菌体一端有单根鞭毛和菌毛,无芽孢和荚膜,经人工培养后,易失去弧形而呈杆状。霍乱弧菌动力试验阳性,即采集霍乱病人米泔水样粪便作活菌悬滴观察,暗视野或相差显微镜下可见霍乱弧菌呈特征性飞镖样或流星样穿快速穿梭。在悬液中加入1滴不含防腐剂的霍乱多价诊断血清(效价≥1:64),细菌停止运动并发生凝集,则为制动试验阳性,可初步推定为霍乱弧菌存在。

 

 

霍乱弧菌营养要求不高,在PH8.8~9.0的碱性蛋白胨水或平板中生长良好。因其他细菌在这一PH不易生长,故碱性蛋白胨水可作为选择性增殖霍乱弧菌的培养基。在碱性平板上菌落直径为2mm,圆形,光滑,透明。

 

霍乱是一种古老且流行广泛的烈性肠道传染病,在自然情况下,人类是霍乱弧菌的惟一易感者。它发病急,传播快,是我国2种甲类传染病之一,传染性非常强。

 

 

霍乱弧菌产生肠毒素是目前已知的致泻毒素中最为强烈的毒素,是肠毒素的典型代表。霍乱弧菌进入消化道到达小肠,在肠粘膜表面吸附并迅速繁殖。产生的霍乱肠毒素作用于小肠粘膜,引起小肠液过度的分泌,主要表现为剧烈的呕吐,腹泻,即使不再进食也会不断腹泻,洗米水状的粪便是霍乱的特征。导致脱水和代谢性酸中毒、循环衰竭,死亡率甚高,因此,一旦发病,为避免疫情扩散,需严密隔离进行治疗。

 

 

2.鼠疫杆菌
 

 

鼠疫杆菌,学名应该是鼠疫耶尔森菌,属耶尔森菌属肠杆菌科。其革兰染色阴性直杆或球杆状,两端钝圆且浓染,有荚膜(或称封套),无芽孢和鞭毛。

 

 

本菌需氧及兼性厌氧,最适温度为25-28℃,本菌在普通培养基上可生长,但发育缓慢,因此初次分离需在培养基中加入动物血液,亚硫酸钠等以促进生长。在血平板上,28℃培养48小时后,长成不透明的,中央隆起,不溶血,边缘呈花边样菌落,这种菌落形态为本菌的特征。在液体培养基中混浊生长,24小时孵育后沉淀生长,48小时在液表面形成薄菌膜,稍加摇动可从菌膜向管底生长出垂状菌丝,呈钟乳石状。

 

 

鼠疫是由鼠疫耶尔森菌引起的一种急性烈性传染病,在民间也叫做黑死病,在我国传染病防治法中被列为甲类传染病,鼠疫具有起病急、病程短、死亡率高、传染性强、传播迅速等特点。也正因为这些特性,鼠疫耶尔森菌成了日本帝国主义常使用的致死性细菌战剂。

 

对鼠疫耶尔森菌的检验必须严格执行烈性菌管理规则,严格遵守操作规程,采取严格的防护措施,注意防止气溶胶感染或防蚤叮咬。进行动物实验时必须在符合生物安全要求的动物实验室进行,实验用过培养物及器材应及时消毒。

 

 

3.炭疽芽孢杆菌
 

 

很多人都误以为以为炭疽是一种病毒,甚至一些媒体报道或者评论中,都把炭疽杆菌称为病毒,大部分人对它的认识也是从发生在美国的“炭疽恐怖事件”开始的。

 

 

2001年911袭击事件一周之后,含有奇怪白色粉末的信屡屡寄到美国参议院办公室和各大媒体。当信封中含有炭疽杆菌孢子的消息传开后,恐慌接踵而来。炭疽邮件袭击事件导致22人感染,5人死亡。时隔七年,美国FBI终于将目标锁定在政府炭疽病科学家布鲁斯伊万身上,他在结案前自杀身亡。

 

 

炭疽杆菌全名炭疽芽孢杆菌,为需氧芽孢杆菌属中致病力最强、最大的革兰阳性粗大杆菌,大小长为5—10um,宽为1—3um,两端平切、竹节状排列,无鞭毛。

 

本菌为需氧或兼性厌氧,营养要求不高,最适生长温度为30-35℃。在普通琼脂上37℃培养18~20小时后,生成扁平、干燥、不透明、边缘不整齐的卷发型大菌落。在普通肉汤培养基由于形成长链而呈絮状沉淀生长,培养液澄清,表面无菌膜。炭疽杆菌受低浓度青霉素作用,菌体可肿大形成圆珠,称为“串珠反应”。这也是炭疽杆菌特有的反应。

 

虽然炭疽芽孢杆菌对各种理化因素的抵抗力不强,但是,该细菌的厉害之处在于当周围环境不利的它生存时,比如干旱、高温、寒冷等,它可转化成“芽孢”,芽孢生命力极其顽强,能抵抗各种杀灭手段,无论你是深埋还是真空封存,几十年后都还有很强感染能力。

 

 

最要命的还是它的传播方式。它可以在空气中漂浮,使得孢子可以通过呼吸进入到人体的肺部,进而感染肺部的粘膜。在发病的最初几天,患者的症状与普通的流行性感冒无异。但是随着病情加重,患者会出现严重的呼吸性衰竭,死亡率高达85%。即使在发病前进行紧急治疗,其死亡率也高达45%。

 

也正是炭疽杆菌孢子的这一危险特性,使得它成为了各国研制生化武器的绝佳选择。

 

比如美国的炭疽恐怖事件中,恐怖份子所使用者为经过加工精炼之炭疽菌芽孢,以粉末状之粉剂剂型处理邮件,经穿透信封的小缝隙进入信件内,收信人或邮务人员在不知情状况下,开启此封含有炭疽菌芽孢的信函,或信封打开后,炭疽菌芽孢成气胶飞扬散布于空气中,如此不知不觉的暴露于炭疽菌中,由呼吸或接触而进入人体。

 

 

 

4.伤寒杆菌
 

 

伤寒杆菌属沙门氏菌属,革兰染色阴性,呈两端钝圆的短杆菌,无荚膜和芽孢,(除鸡白痢沙门氏菌、鸡伤寒沙门氏菌外)都具有周身鞭毛,能运动,大多数具有菌毛,能吸附于宿主细胞表面或凝集豚鼠红细胞。

 

 

伤寒杆菌运动活泼,在含有胆汁的培养基中生长较好,因胆汁中的类脂及色氨酸可作为伤寒杆菌的营养成分。伤寒杆菌的菌体(O)抗原、鞭毛(H)抗原和表面(Vi)抗原能使人体产生相应的抗体。由于O及H抗原的抗原性较强,故可用于血清凝集试验(肥达反应,是伤寒特殊的辅助诊断指标),以测定血清中的O及H抗体的效价来辅助临床诊断。菌体裂解时可释放强烈的内毒素,导致全身许多器官可受累是伤寒杆菌致病的主要因素。

 

往事不可追,虽然日本投降,细菌战也早已结束,但细菌还在。时至今日,这些细菌仍然存在,仍时不时冒出头来,比如前段时间发生在黑龙江的炭疽疫情,还好我国现代微生物学发展迅速,在细菌的确定、治疗和防护方面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能够有效的控制疫情。

 

日本侵略者利用细菌感染对中国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这惨痛教训我们不能忘记,生化武器对人类和平安宁的影响我们必须时刻警醒!铭记历史,汲取教训,在微生物领域必须与我国由大向强的形势相适应,放眼世界,着眼前沿,拿出“绝招”,练就过硬本领,牢牢地筑起降魔除瘴的和平安全长城!

 

 

九一八!

向抗日英雄先烈,致敬!

向历经磨难的中国人民,致敬!

向砥砺前行的中国,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