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描述
描述

中国考古2018十大发现 有甲午海战经远舰、鉴真东渡出发地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2-05 分类:
十大发现里的历史之最:中国最早的殿宇雏形、世界最早的燃煤遗存、最完备的宋蒙战争山城防御体系……还有位于北京冬奥会奥运村内的金代行宫遗址。

【侨报网综合讯】有着考古界“奥斯卡”美誉的2018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9日在北京揭晓。甲午海战沉舰经远舰、鉴真东渡出发地江苏张家港黄泗浦遗址等当选年度“十大”。

综合中新社、北京《新京报》报道,中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公布了名单,按年代顺序分别是:广东英德青塘遗址、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延安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遗址、山西闻喜酒务头商代墓地、陕西澄城刘家洼东周遗址、江苏张家港黄泗浦遗址、河北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辽宁庄河海域甲午沉舰遗址(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项目。

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4项为史前考古,2项为夏商周考古,唐宋考古2项,金代考古1项,近代考古1项。十项考古新发现中,史前考古与夏商周考古占据大半。这一特点延续了近年十大考古评选趋势。

此前备受关注的甲午沉舰遗址(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项目入选。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柴晓明指出,“经远舰”是继“致远舰”之后,中国水下考古工作获得的又一重大成果。该项目首次发现了北洋海军的舰铭牌,并首次明确了其材质、工艺及安装方法。“经远舰”是德国设计制造的装甲巡洋舰最早实例之一。它的发现为研究中国近代史、海军发展史和世界海战史等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同时,该项目提供了浊水海洋环境里综合运用多种技术开展水下考古的成功案例,为以后大型沉舰遗址的调查、清理与展示工作提供了借鉴。

宋新潮表示,国家文物局在有效保护古代遗址前提下,组织实施“考古中国”重大研究项目,有计划、有重点地安排主动性考古工作,探究人类的起源、文明起源,梳理中华文明和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脉络,不断加深对中华文明悠久历史和宝贵价值的认识。

他透露,2018年国家文物局共批准955项考古发掘,其中有212项是主动考古发掘(也包括21个大学考古专业的学生实习)。此次进入初选名单的20项重要考古发现中,有不少就是“考古中国”的新成果;有的是在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中的重要考古新发现;有些新发现是考古学家长期坚持,不断探寻的新成果、新进展;还有一些是在被犯罪分子盗掘后所进行的抢救性发现,如商周时期的不少新发现都是“劫后余留”。

十大都有啥:鉴真出发地,奥运村行宫

2018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都有哪些?中国国家文物局、北京《新京报》做了如下介绍。

广东英德青塘遗址

青塘遗址是华南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的典型洞穴遗址,发现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早期连续的地层堆积,清理出墓葬、火塘等多个重要遗迹,出土古人类化石、石器、陶器、蚌器、角骨器、动物骨胳及植物遗存等各类文物标本一万余件,创建起距今约2.5万至1万年连续的地层与文化序列。反映出晚更新世晚期以来现代人行为复杂化发展的新阶段以及社会复杂程度,系统再现了中国南方从狩猎采集社会向早期农业社会过渡的历史进程。

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

城河遗址为屈家岭-石家河文化的重要城址,面积约70万平方米。经过数次发掘,发现城垣、人工水系、大型建筑、祭祀遗存等重要遗迹,从内部聚落形态的角度揭示了屈家岭社会的发展。北城垣外侧发现的王家塝墓地则是迄今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屈家岭文化墓地,填补了长江中游地区缺乏史前大型墓发现的空白,对重新审视屈家岭文化的社会结构提供了极其重要的资料。

陕西延安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延安芦山峁遗址发掘出四座规划有序的围墙院落和建筑群。考古学家认为这或许是中国最早的宫殿或宗庙建筑雏形,对研究中国聚落、都邑形态演变和早期礼制发展具有重要作用。遗址还发现筒瓦及槽型板瓦,是中国目前所知最早的瓦。

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遗址

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遗址是新疆伊犁河谷发现的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以青铜时代为主体的聚落遗址,发现了新疆史前唯一一处有明确冶金证据链的遗址。这里还发现了迄今世界上最早使用燃煤的遗存,将人类对燃煤的使用历史上推千余年,具有世界性意义。

山西闻喜酒务头商代墓地

经过考古勘探和科学发掘,在5500平方米墓地范围内发现商代晚期墓葬12座、车马坑6座以及灰坑5个,其中“甲”字形大墓5座,共出土铜、玉、陶、骨等各类材质的文物500余件(组),加上正在陆续追回的被盗文物,该墓地随葬文物数量可能达数千件。根据墓葬形制与出土遗物判断,该墓地应为晚商高等级方国贵族墓地。从青铜器中两种族氏铭文的差异性来看,此墓地应为“匿”族墓地。该墓地的发现与发掘是商代考古的一次重大突破,不仅为“匿”族青铜器找到了归属,也填补了晋南地区晚商遗存的空白。

陕西澄城刘家洼东周遗址

陕西澄城刘家洼东周遗址出土了众多东周精美文物,包括迄今最高级别的春秋早期墓葬出土乐悬制度。春秋诸侯级墓葬的乐器组合,基本都是青铜编钟、石编磬一套,而刘家洼中字体大墓的乐器组合均为编钟、编磬各两套,竖坑大墓为五镈九钮,并配有多件建鼓、铜铙(钲)、陶埙等乐器,为古代乐器发展史和音乐考古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江苏张家港黄泗浦遗址

通过大量唐朝出土遗迹,证实了鉴真东渡的始发地。

自2008年12月至2018年12月,南京博物院主持对该遗址进行了六次考古发掘。考古人员清理出南朝至唐宋时期的道路、灰坑、水井、水沟等遗迹,发现了唐代和宋代的河道、木桥、房址、水井、仓廒类等,证实了黄泗浦遗址是长江下游一处非常重要的港口集镇遗址。

据项目负责人周润垦介绍,遗址东区发现了唐代寺院类建筑,在一些遗迹中还出土了宋代石天王雕像和与佛教有关的铭文砖。因此分析认为,这座大型院落遗存应为寺院建筑。

“黄泗浦”三字,最早见于日本真人元开撰写的《唐大和上东征传》中,明确记载了鉴真和尚第六次从“黄泗浦”东渡日本的过程。但一直以来,黄泗浦唐朝时期港口并未被发现。周润垦表示,黄泗浦遗址诸多唐代时期遗迹的揭露和大量遗物的出土,为实证鉴真从黄泗浦东渡启航提供了无可替代的考古学资料。

考古专家认为,这是目前长江下游港口型遗址的重要发现,为中外文化交流、海陆交通路线及海岸线变迁等诸多课题的研究提供了新资料。

河北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

太子城遗址是第一座经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是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城址。城址东、西、南三面城墙存有地基,墙外有护城河,出土遗物以各类泥质灰陶砖瓦、鸱吻、频伽、凤鸟、嵴兽等建筑构件为主。

据考古研究确认,太子城遗址时代为金代中后期(1161-1234年),是仅次于金代都城的重要城址。遗址规模小,但城内建筑规格很高,根据史料推测是金章宗夏捺钵的泰和宫。

值得一提的是,太子城遗址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奥运村内,东南距北京市区140公里,西距崇礼县城20公里。为保障2022年北京冬奥会太子城遗址保护与展示顺利实施,考古人员对该遗址进行了发掘保护。考古专家表示,该遗址的发掘保护将为冬奥会展示传统文化提供助力。

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

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是宋代钓鱼城的政治军事中心,是中国国内罕见的保存极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遗址。该遗址与既往发掘的水军码头、南一字城、九口锅、山顶环城等遗址一起,构成了钓鱼城“山、水、城”合一的城防系统,堪称宋蒙战争山城防御体系“皇冠上的明珠”。

辽宁庄河海域甲午沉舰遗址(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

1894年9月17日,中日甲午海战在黄海北部大东沟海域爆发,经远舰遭到日军四舰围攻,至死不升降旗,绝大部分官兵与舰同沉,少数人员因游至老人石得以幸存。

甲午海战是木质风帆战舰被蒸汽机装甲战舰取代以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海战,是世界各国海军教科书上的经典案例。经远舰的发现为世界海军舰艇史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可以还原激烈海战的一些细节。据考古调查领队周春水3月28日透露,考古人员已经发现了一些当年将士的遗骸,但“比较零碎”。